亚搏app入口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联系信息

资讯中心

  •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资讯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是:亚搏app入口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衔接好今明两年信贷工作,明年一季度新增信贷或创新高
日期:2021-8-26    浏览次数:29

来源于:新浪财经网

  据央行网站,2021年8月23日,人民银行行长、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易纲主持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研究当前货币信贷形势,部署下一步货币信贷工作。

  此次会议提出,衔接好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信贷工作。这是政治局会议“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对货币信贷的要求。在这一要求下,明年一季度新增信贷或创新高。

  以适度的货币增长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

  会议分析认为,今年以来,我国持续巩固拓展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成果,有效实施宏观政策,经济持续恢复增长,发展动力进一步增强。金融部门坚持服务实体经济,贷款平稳增长,信贷结构优化,社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但会议也表示,要看到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外部环境更趋严峻复杂,国内经济恢复仍然不稳固、不均衡,保持信贷平稳增长仍需努力。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7月诸多经济指标增速已出现回落,尤其前期增速较高的出口和房地产投资增速也回落,显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市场预计四季度增速可能回落到5%-6%,今年底明年初的稳增长压力加大。

  7月30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表示,要做好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跨周期调节”和“逆周期调节”相对应,二者存在区别:逆周期调节,指在经济下行时宏观经济政策宽松,经济上行时宏观经济政策收紧,以避免经济波动太大,但往往会带来一些副作用,比如宽松期积累泡沫化风险、收紧期风险被刺破。而跨周期调节,意味着放松时不过松,收时不过紧,把政策评估期从短期扩展为中长期。

  央行此次会议具体指出,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前瞻性、有效性,把服务实体经济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以适度的货币增长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助力中小企业和困难行业持续恢复,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一般而言,高层年中会议大多仅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因此“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的提法显得很特殊。这意味着宏观政策不止要关注下半年,甚至要关注明年的经济下行压力,视角更长、未雨绸缪,要为明年的不确定性“预留子弹”。

  当前经济增速有所回落,因此需要货币信贷政策适度支持,即以适度的货币增长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但今年全年完成6%以上的增速目标并没有太大问题,因此货币信贷政策主要在明年发力,今年9-12月不可能采取大幅宽松的政策。

  “7月降准还不能解读为宽松周期开启。降准是量的层面调整,但央行近期一再重申‘看价不看量’,政策利率的变动是更值得关注的信号。”华泰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张继强称,“面对经济下行、中美关系等不确定性,还需‘留好子弹’。因此三季度继续降准概率小,但四季度MLF到期量大,如果出现经济增速下滑或债务违约激增等情况,再次降准的概率不低。”

  明年一季度新增信贷或创新高

  易纲在总结中强调,要继续做好跨周期设计,衔接好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信贷工作,加大信贷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

  “衔接好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信贷工作”是政治局会议“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对货币信贷方面的要求,在这一要求下,明年一季度新增信贷或创新高。

  实际上,明年稳增长的“战役”已经提前打响:

  6月9日的国常会提出,将“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落实到具体项目,统筹中长期发展和年度经济运行,以推动重大工程项目建设为重点,加强政策支撑和要素保障,合理把握今年明年投资力度,并根据形势变化适时合理调整。

  7月,按照监管要求,地方将预留部分专项债额度在今年12月发行,这部分资金需在明年年初支出形成实物工作量。

  7月,国家发改委向地方下发通知,要求做好2022年地方专项债项目前期工作。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工作较往年提前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有利于避免因专项债项目绩效管理趋严、合格项目储备不足等导致发行进度偏慢、投资拉动不及时等问题。

  上述项目预计在明年一季度陆续开工建设,相应地需要银行提供配套融资,共同稳投资、稳增长。实践中,一季度尤其是1月将是信贷投放高峰。在此次会议要求下,商业银行后续要做好贷款项目储备,明年一季度新增信贷或再创新高。

  央行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7.67万亿元,同比多增5741亿元,是历史峰值。

  促进实际贷款利率下行

  会议还提出,要坚持推进信贷结构调整,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使资金更多流向科技创新、绿色发展,更多流向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要促进实际贷款利率下行,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当前LPR已经成为银行贷款利率的定价基准,金融机构绝大部分新发放贷款已将LPR作为基准定价,即“贷款利率=LPR报价+点差”。2020年央行通过下调LPR、压降点差的方式引导贷款利率下行。

  从今年的贷款利率看,虽然LPR保持不变,但一季度贷款利率环比上行,不过二季度却环比下降。

  央行数据显示,6月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93%,创有统计以来新低。其中,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20%,环比下降0.1个百分点,创有统计以来新低;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58%,环比下降0.05个百分点,处于历史较低水平。

  今年6月,存款定价方式由现行的“基准利率×倍数”改为“基准利率+基点”,向贷款定价方式靠拢。“改革后中长期定存利率上限下调,有利于降低银行负债成本,有利于息差改善。不过,新政目标在于通过降低银行存款成本来保持贷款利率低位稳定。”某股份行西部省分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降准效应下,近期DR007、10年期国债收益率、存单利率等关键市场利率出现不同幅度下行,三季度企业贷款利率一定程度上会随之下行。此外,如果四季度央行降准将使一年期LPR报价下调,这会直接带动企业贷款利率下行。

下一篇:原标题:减税降费政策叠加效应显现 激发小微企业发展活力
Baidu
sogou